热搜:

社会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社会

水窖取水,煤灯照明,7口人一张床 :新密农民丁海江家的真实生活

2019-06-14 15:41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佚名

 

null

胡震杰/文图

6月9日清晨,天刚蒙蒙亮,丁海江就起床了。

屋后山坡上的杏熟了,他想趁着凉快去摘一些,好给多病的老娘吃。

自从前几年做过一次大手术后,娘的身体一直不好,而家里穷的根本买不起水果和营养品,山坡上的杏不要钱。

丁海江从床上坐起来,穿上衣服。

其实那就不叫穿衣服,裤子睡觉时从未脱过,穿上的只是上衣。

因为全家7口人,上到60多岁的母亲,下到几岁的小孩,还有已经18岁的大女儿,全都睡在一张床上,那也是全家唯一的一张床。

null

丁海江从床上下来,第一件事就是顺着从破陋门板中透进来的微光,摸索着从床头找到火机,在黑暗中点亮挂在墙上的煤油灯。

是的,是煤油灯,这个已经被人遗忘了二三十年的记忆,今天依然顽强地存在于丁海江家中,并成为其家照明的唯一光源。

丁海江说,家里已经两年没用过电了,倒不是交不起电费,因为这样一个家族用电量屈指可数,而是电根本不通。

丁海江一家住在一个山坳里,山坳里总共住着只有七户人家。但现在只有六户了,一个孤寡老人前不久刚刚去世。

丁海江说他找过村里镇里多次,用电的问题至今都解决不了,人家说是给这里架线通电成本太大。

但是比他家更远的地方,住着的只有一户人家,却架上了线通上了电,个中原因丁海江想不明白。

丁海江也试着找了临县的电管部门,因为他们山坳里的其它人家,用的就是临县的电,但人家也不给装,理由是不归人家辖区。

可山坳里的其它人家也不在辖区,咋就通了电呢?丁海江同样想不明白。

null

从山坡上摘了一兜杏回家后,丁海江习惯性地拎起水桶,来到村口自家的水窖里打水。

其实村里是铺有自来水管道的,而且都铺好多年了,但不知为何却一直没有通水。

不过当丁海江拎着一桶水走进自家院子,远远看到了院内的自来水龙头时,却突然想起,因为他的多次反映,自来水上个月已经通水了。

于是丁海江再次走回村口,搬开了挡在地面上的一块砖——砖下面是他家的水表。

丁海江认真地读了一下读数,0.9m³——这是从几年前铺上自来水管道后,丁海江一家至今为止的全部用水量。

之后,丁海江从家里扛出了一袋小麦,因为家里的面快吃完了。

他要扛着麦子先走一里地的土路,才能走到马路上,再搭便车去把麦子磨成面。

虽然村村通已经多年了,但是丁海江家一直没有通上公路。

村里来了外人,只能把车停在半道再从坡上走下来,因为路面坎坷不平,车子很难下去。

一旦遇到雨天,走路过去都难,丁海江说。

null

当丁海江背着磨好的面走近村口时,太阳已经到了头顶,四周一片燥热。

但相比燥热的天气,丁海江心头的火气更大,因为只要走到村头的土坡上,自家塌着半边的房顶就会刺目地钻进眼睛里。

站在村口的土路上看,丁海江家的房顶就像一个地洞。

一间房顶塌了半边,仅靠几根木棍顶着,墙面上20多公分的裂缝从房顶裂到窗根。

另一间房子虽然没有塌,但丁海江说因为经常房顶掉土,让人担心随时也会塌下来,目前也只好用几根木根顶着。

所以,现在一家7口人只能住在仅有的一间还算完好的房间内。

null

丁海江说他家的房子是被震塌的,震源就是屋后几百米处的一个采石场放的炮。采石场是村领导开的。

丁海江说为此事他曾多次找村里镇里反映,那位开办采石场的村领导当时也曾承诺,村里要建新小区,建成了可按一比一的面积给他免费分房。

但后来这位村领导却在印尼巴厘岛旅游时意外身亡,新村领导上任后就不认可这份承诺了。

虽然村里后来果然新建了小区,做为贫困户,如果在此买房可以享受4.5万元的优惠,但十多万元的余款,丁海江家依然买不起。

null

走进丁海江的家,第一印象就是这不是家。

厨房里是一个土灶台,灶台旁一个盛水的大缸。

一张桌子,两把登子,一个篮子,扔在一地灰尘的地上。

仅有的一间卧室里,除了仅有一张床,仅有一个一看就有年头的破半截栕子,整个房间内甚至找不到一丝现代化的气息。

唯一的现代化就是一个电灯泡,却不会亮,因为没电。

房顶和墙面上黑漆漆的,不知是年长日久形成的,还是烧火做饭熏的,让人觉得这不是一间房屋,而是一个幽深的山洞。

用贫民窟来形容丁海江的家,应该一点也不过分。

null

丁海江一家人的收入屈指可数。

丁海江说,以前家里还有一点地,不管收入如何,自家地里产的粮食尚能自给自足。

后来土地被政府收了,一家人的唯一收入,就是一口人一个月140元左右的补助。

一个人一个月140元,生活可想而知,更不要说买房了。

不过,丁海江说,即使有钱,房子也买不了了,因为新建的小区,除了部分买给了村民外,相当一部分已经被现任村领导对外卖了,据说现在已经卖完了。

null

丁海江认为这一切的根源就是他家屋后的采石场。

丁海江说,原任村领导在印尼巴厘岛出了意外后,领导的一个亲戚成了采石场的新主人,不过随后这位亲戚也当了村领导,采石场工商营业执照上又换了新人。

丁海江还对这家采石场的资质很是怀疑,他说前些年采石场注册的只是一个建材公司,根本没有采石资质,却一直开采了多年。至于现在这家采石场有没有相关资质,他不知道也不知道如何查询。

此外,丁海江说,因为污染、飞石、毁路等多种问题,前年村民曾和采石场有过一场对峙,但最后的胜利方是采石场,因为当时采石场动用了“数十名身份不明的社会人员。”

为此,村民们曾多次以采石场涉黑涉霸问题向上面反映,但最终都淡甚了了,村民们据此认为采石场上面有保护伞,有领导“罩”着。

在村民的举报材料上,被举报人中果然也有镇领导的名字。

null

丁海江说,因为多年举报无果,他的父亲气的一病不起,最终抱恨而去。

但他的这种说法,在有关部门那里并未得到认可,当然丁海江也拿不出父亲是被气死的“证据”。

丁海江说,家里这样的状况,又反映了这么多年,除了镇里一位对口扶贫的工作人员来过外,无论是镇里还是市里,没有任何领导来家里看过一眼。

对于今后何去何从,丁海江仍是一脸的茫然。

站在丁海江家屋后,偌大的采石场就在眼前,半边山体都被挖掉了。

开采面上青石外露,满目疮痍,与周围的青山绿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回到丁海江家院子里,我用导航定了一下位置。

导航显示这里的地理位置是:河南省新密市白寨镇西腰村顶庵村民组。

距离省会郑州,15公里。

从新密回到郑州后。

一位企业家朋友在看了我拍的丁海江一家生活现状视频后,当即就表示让我带着她去丁海江家慰问,并说要对丁海江家进行资助,被我婉言拒绝。

我对这位善良的企业家说,丁海江一家现在这种状况,应该有人对此负责,也必须有人对此负责。

图片说明:

1、 从村里出去,需要先走一里地的土路;

2、 煤油灯是丁海江家唯一照明光源;

3、 丁海江家的水窖;

4、丁海江家坍塌的房顶,远远看去像一个地洞;

5、 房顶摇摇欲坠,只能用木棍顶着;

6、丁海江的家,和全家7口人共用的一张床;

7、 丁海江家的厨房;

8、 吹灭煤油灯,正午的丁海江家漆黑一片;

9、 丁海江家屋后的采石场,将山体挖开了半边。


责任编辑:小薛
最新资讯
关于我们 / 招聘 / 广告服务 / 网站声明 / 法律顾问 / 人员查询
QQ:3100185414 邮箱:wenxinwang2018@163.com
京公网安备 1001036662216号|备案经营许可证号:京ICP018008368|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84068) k中 国 新 闻 资 讯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8-2018 by www.wenxinwang.top all rights reserved
Power by DedeCms